九皋鹤:真实的明宪宗

时间:2016-03-29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九皋鹤:真实的明宪宗
  明宪宗名叫朱见深(1447-1487),人称成化皇帝,是明英宗长子,明朝的第八代皇帝。初名朱见浚。在他3岁的时候,父亲英宗朱祁镇在与蒙古瓦剌部的交战中被俘。他的叔父朱祁钰继承皇位。他被立为太子。当时的明朝朝野官民无不对皇帝被蒙古人掳去引为奇耻大辱,皆希望英宗能被尽快迎回,可是景宗皇帝对此似乎并不热心,因为要是迎回英宗,自己皇位就要受到威胁,毕竟国无二日嘛。然而举朝上下皆倾向接明英宗回来,景帝不得不向瓦剌遣使迎回英宗。景泰元年(1405年)英宗终于回到了北京,但这仍然不能改变这位毫无保障的太子被命运戏弄的命运,因为被迎回的英宗皇帝并没有立即复位,反而使景帝加速了废黜朱见浚的决心。景泰三年(1452年),正式改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,而废除了他的太子身份,改封为沂王。可是,也许老天造化弄人,刚被册立为太子的堂弟朱见济第二年就死掉了,朝臣中御史钟同、礼部郎中章纶上疏景帝要求“还沂王与储位,以定天下之大本”,不想景帝大怒,拒绝复立朱见浚为太子,结果钟同被当堂打死,章纶死于狱中。终于,景泰七年(1456年)年末景帝身染重病,次年正月爆发“夺门之变”,武清侯石亨、副都御史徐有贞等迎太上皇(明英宗)复位,改元天顺。是年为景泰八年,朱见浚11岁。朱祁镇重新成了皇帝,他又成为了太子改名为朱见深。
  
  明英宗天顺八年(1464),18岁的朱见深继承了父亲的皇位,开始了他23年的统治,年号成化,以第二年为成化元年。
  
  世人皆知,明宪宗搞姐弟恋,宠幸大他17岁的万贵妃,专信宦官汪直,殊不知,他也算是一位好皇帝。成化年间是明朝相对较为稳定的时期,时称太平盛世。这不仅是因为前朝的积累,更可贵的是这位谦和的皇帝很是体察民情,明史记载他即位的当年即“免天下军屯粮十之三”,次年“免(征)今全国屯粮十之三”。成化三年,“停河南采办(免征河南贡物)”,赈济湖南、江西等地的灾荒。成化四年免湖广秋粮。成化六年,二月派副都御史滕昭视察浙江、京畿、河南、四川、福建,三月,免湖广、山东受灾税粮,六月亲自祭天求雨,赈济广西灾荒,七月赈济山西灾荒,十月免京畿、山东、河南受灾税粮。成化七年八月,赈济山东、浙江水灾,指派工部修筑钱塘江堤坝,大获成功。十二月,彗星现,下诏罪己,敕令群臣修身反省,分条叙述朝政得失。成化八年,京城大旱,派员向上苍求雨,同时派人甄别囚徒罪状,平反冤案。成化九年,免山东、湖广、京畿、京城、山西、陕西全部钱粮,赈济山西两次,赈济山东三次。成化十年正月初一,赈济京城贫民。七月,免除江西受灾钱粮,十一月,免河南钱粮。今列举成化前十年,就发现每年都有大批省份钱粮全免。省民之赋,轻民之役,这正是明朝前期富裕升平的重要原因。这种太平、富裕与皇帝宽和,朝臣任用贤明、朝政相对清明是分不开的。
  
  宪宗继位后,在内政方面干了几件露脸的事。
  
  重用前内阁首辅李贤。当时的内阁成员有三个,分别是:李贤、陈文、彭时。李贤是大儒,并且是当时的名臣,身兼内阁大学士、吏部尚书之职,甚有宰相风度,后世赞曰:“自三杨以来,得君无如贤者;伟哉!宰相才也!”李贤从政激浊扬清,在用人方面进贤而退不肖,他提拔了一大批忠于朝廷而为政清廉的官员,同时革斥了4000多名冒功而贪图爵位的投机者,一时之间,民心大奋。
  
  成化三年(1467),一个名叫黎淳的官员请求追查当初废除他太子之事,宪宗批答说:“景泰事已往,朕不介意,岂臣下所当言?”。成化十一年十二月,宪宗思及成王“戡难保邦,奠安宗社”,遂谥代宗“恭仁康定景皇帝”帝号。这件事,后人多赞誉,而今人多避讳,恐有欲丑化宪宗之虞。
  
  尽管成化一朝做过这么多令人拍手称快的好事,但这不是史学家们所关注的,他们津津乐道、大书特书的是无非是宪宗与万贵妃淫乱的事以及信用宦官妖僧,炼丹、吃春药的故事。似乎不这么描写就不能突出成化一朝的特色。可以说,我朝史学家对宪宗的诟病比前清丑化明朝有过之而无不及,不知意欲何图?殊不知,清人撰写的明史是这样评价宪宗的:“宪宗早正储位,中更多故,而践阼之后,上景帝尊号,恤于谦之冤,抑黎淳而召商辂,恢恢有人君之度矣。时际休明,朝多耆彦,帝能笃于任人,谨于天戒,蠲赋省刑,闾里日益充足,仁、宣之治于斯复见。”“顾以任用汪直,西厂横恣,盗窃威柄,稔恶弄兵。夫明断如帝而为所蔽惑,久而后觉,妇寺之祸固可畏哉。”这个评价看来还算公正。宦官之乱,固然令人可恶,但宦官之中,亦不乏贤者。如永乐之郑和,万历之冯保,还有李芳、陈矩等人。无郑和,永乐一朝难成航海之壮举,无冯保张居正之改革难以成功。而宪宗朝就有一位身居高位善良贤明的太监,他就是司礼太监怀恩。
  
  成化三年(1467),户部尚书马昂等清理京营,礼部尚书奏称必得内臣共事,始可铲除宿弊,并力荐怀恩担当此任,得到允准。四年(1468),讨满四时,又与太监黄赐,兵部尚书白圭等参与商议军事。()
  
  怀恩又敢于保护朝中正直的大臣,有个叫阿九的宦官,其兄担任京卫经历时,因犯了罪,被刘大夏笞打责罚。阿九向宪宗诬告,捕刘大夏进诏狱,全靠怀恩力救,才得释出。员外郎林俊弹劾梁芳及僧继晓,被逮下诏狱,宪宗想处死林俊。怀恩一再冒死力谏,宪宗大怒,用墨砚掷他,把他轰出去。怀恩一面遣人斥责镇抚司谄媚梁芳,倾陷林俊的丑行,警告他们不得杀害林俊,一面称病不出任事。宪宗只得派太医去为他诊治,林俊亦终于被释放。
  
  时梁芳与僧继晓、李孜省等互相勾结,狼狈为奸,取中旨授千人以传奉官,有白衣骤至太常卿者。刚好遇上星变,诏撤诸传奉官,时御马监王敏请留马房传奉,已经由皇帝允准,怀恩仍痛骂王敏一顿。有个章瑾进贡宝石,求为锦衣卫镇抚,怀恩坚决反对,拒绝传旨,说,“镇抚掌管诏狱之事,怎么能够以贿用人”,并让兵部尚书余子俊等在外廷谏止,但余子俊不敢。
  
  成化十四年(1478),辽东巡抚陈钺以掩杀冒功激变兵士,权宦汪直欲自己前往平定以邀功。宪宗命怀恩等七人到内阁会兵部商议。怀恩知汪直前往必然生事,遂提出派大臣前往,以阻止汪直,得到马文升迅速响应,怀恩即入奏,派马文升往宣玺书抚慰,避免了发生事故。汪直主持西厂之为患,亦因怀恩能据实奏闻大学士商辂等的意见,才得停罢。成化十七年(1481),还奉旨同法司录囚,开每五年遣内臣审录之例。
  
  怀恩还有过人之胆识,不迷信怪异。据《明史·五行志》载,成化十二年(1476),京师天变,“有物金睛修尾,状如犬狸,负黑气入窗,直抵密室,至则人昏迷”,以致遍城惊扰。一天,宪宗上朝,奉天门侍卫见怪物而哗,连皇帝都要逃跑了,怀恩却能镇静地护持皇帝。
  
  成化末年,万贵妃(万贞儿)与梁芳等勾结,谋废太子,立兴王,怀恩力争,被明宪宗斥逐到凤阳孝陵司香。
  
  明孝宗即位,御史姜洪等力荐怀恩足副任使,得以召回,仍掌司礼监。怀恩执正如故。万安等忌何乔新刚正,把他排挤到南京任刑部尚书,怀恩不平,提出质询。又鼎力劝逐万安,用王恕。孝宗于宫中得阁臣万安进房中术的小箧,遣怀恩到内阁质问,并把群臣弹劾的章奏读给万安听。万安仍企图蒙混过去,被怀恩摘了牙牌,轰出宫外。陈准掌管东厂时,不妄生事端,也是因与怀恩关系密切,受到了怀恩的影响。不久,怀恩由于积劳成疾而长辞人世。弘治元年(1488年)闰正月二十八日,为了表彰怀恩的功德,明孝宗特意批推为他建造显忠祠。
  
  可见,世间万物相生相克,有邪必有正。成化一朝虽有汪直、李省孜、万安等,然正义之士也不乏,如怀恩、商辂等人,均位高权重、心怀社稷、耿直识义,故虽有祸乱,终能扶大厦于将倾,这正是成化一朝总体稳定的重要原因。后宫亦是如此,万贵妃虽为千古恶妇,嫉妒之心前无古人,然面对周太后也是无可奈何,废后吴氏虽然被废,仍精心养育孝宗,可谓明朝之幸。
  
  总体来说,明宪宗是一个贪图享乐的皇帝不假,但算不上昏庸无能。可以看到,笃信佛道的明宪宗实际上是以无为而治的方式来守住祖宗江山,故他可以说是一个守成之君,虽不算贤明,但也不至于说是昏庸,否则难以解释他任用贤明,拨乱反正,北击蒙古,南定荆襄的内政外交。宪宗对万贵妃之纵容,可以算是基于感情,但不能说他暗弱,况且,他并非一生都专宠万妃,否则难以解释他生了14个儿子。纵观300年明朝,有五位被后世称赞的明君:太祖、成祖、仁宗、宣宗、孝宗,实际上还不止,正德、万历、天启皇帝都算不错。而清朝267年,除了康熙、雍正、乾隆,则乏善可陈。不知那些刻意贬低明朝,大肆吹捧清朝的学者,作何感想?我只能毫不犹豫的说,他们是一些被满清愚民历史浇铸而成的奴才史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