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邦:军火巨头

时间:2016-04-05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1800年元旦这天早晨,一个名叫皮埃尔·杜邦的法国人,带领全家13口人,搭乘帆船“美国鹰号”,横渡大西洋前往美国。杜邦家乡在巴黎南方60公里处。1789年,法国爆发大革命,革命群众攻占巴士底狱,国王路易十六被送上断头台。杜邦曾经是个外交官,因协调法国和美国的关系有功,被封为贵族,加官晋爵。路易十六被处死.杜邦也被株连下狱。杜邦后来越狱逃跑。拿破仑上台后,杜邦因为是“旧王党分子”,被放逐到美国去。杜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带领家人仓皇上船的。
  
  “美国鹰号”由于船长两次弄错了航向,行程异常漫长。在狭小的船舱中,旅客挤得满满的,而且缺少粮食;他们只得捕鱼这老鼠以免挨饿。途中他们两次遇到英国船只,得到过救助补给。
  
  船员中的无赖之徒趁机打劫。杜邦一家临行前,卖掉了祖宅,只带了有价值的古董、银餐具和装饰品上船。成人男女都身带佩剑,轮流看守。作为一家之主的杜邦,则将24万法郎的金币藏在怀中。
  
  杜邦一家的目的地是纽约。误航的“美国鹰号”抵达罗德艾兰州海边时,重重的浓雾笼罩着海岸。这是一个天寒地冻的早晨,全船的旅客像饿急了的野兽,等不及帆船下锚,便纷纷跳下船,争先恐后泅水上岸。
  
  岸边有座房屋,他们敲门求救,但没有反应,原来屋里没有人。从窗户里看去,只见炉火烧得通红,餐桌上摆满了食品。依常情,这家人准是到附近教堂里做礼拜去了。杜邦家人和其他旅客一道敲碎玻璃窗,冲进屋里。他们风卷残云般吃光了餐桌上摆着的迎接新年的美酒佳肴,而后杜邦掏出一枚金币放在桌上,悄然离去。
  
  皮埃尔·杜邦,这个后米成为杜邦财阀始祖的人,就是这么来到美国的。
  
  杜邦一家来到美国,受到欢迎。费城各大报纸都报道了杜邦一家抵美的消息。退职后一直隐居的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·华盛顿也发表谈话说:“皮埃尔·杜邦先生,他一直站在美国一方,在对英战争的巴黎条约上,有功于美国。”副总统杰佛逊称杜邦先生是“法国最有才能的人”。由于以上原因,杜邦一家人不是难民待遇,全家13口人备好了马车,带着行李南下去纽约。
  
  从那以后,杜邦家族在美国扎下了根。
  
  杜邦家族几代人靠开设火药工厂和化学工厂,靠动荡不安的世界局势和美国国内局势,大发战争财。1870年,第五代的皮埃尔·杜邦诞生了。他和带领全家13口人乘帆船来美国的先祖同名同姓。他的父亲拉蒙·杜邦,娶了个犹太姑娘,结婚一年后生下了他。他是父亲的长子。
  
  第五代杜邦自幼聪明好学,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。毕业后9年间,他一直致力于化学研究,获得了两项无烟火药专利。这时候,杜邦家族企业的总裁,是杜邦的堂叔犹仁。由于家族式的“伙伴”制度和财产公有,已不适合竞争,杜邦家族开会决定分家。尽管犹仁还是杜邦父亲拉蒙一手带大的,但犹仁却连一股也没分给杜邦。杜邦对公司贡献巨大,却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!他除了薪水和专利权金以外,一无所获,一气之下,他脱离了堂叔犹仁的公司。
  
  杜邦去了肯塔基州,帮堂兄科里经营钢铁工厂。后来他们把钢厂转手卖给联合钢铁公司,用得来的资金加上自己的2.5万美元,开发市内的电车,生意十分兴隆。
  
  杜邦32岁那年,堂叔犹仁总裁死于肺炎。犹仁死后,杜邦家族在旅馆举行秘密会议,有人以为,犹仁一死,公司就要乱了!由于犹仁死得突然,没留下遗嘱,家族乱成了一锅粥。大家在家族会议上吵得很凶,谈不出什么结果。最后,董事会决定卖掉公司。
  
  仅限于杜邦家族的干部会议,到了最后表决的时刻,主持人亨利上校建议说.全部家当如果卖掉的话,值1200万美元。各人拿分得的钱去存银行,利息低得可怜。不如把它按2000万美元抵押给家族的某个人,这个人按银行的利息付给各位股东。这当然是划算的,大家纷纷同意。可是,谁愿意做这个冤大头呢?亨利上校胸有成竹地说,有人愿意这么做。于是,杜邦当上了新的总裁。
  
  这一年12月,杜邦总公司移人威明顿,落脚在一座8层楼大厦中。接着,7月的美国独立纪念日中,杜邦公司举办了一场规模宏大的庆祝会,会场高朋满座,家族亲友连同900名公司员工,共计有3000多人,在夜晚的特拉华河畔欢聚,人们饮着香槟酒,翩翩起舞,还放了焰火。
  
  杜邦穿着比与会者显然考究得多的细格纹西装。他的面孔十分亲切,明澈的大眼泛着湖蓝色的光,脸上时常挂着微笑。除了精于化学,他管理事业的风格也不能不令人佩服。他的性格,或许可以用蛛网来比喻吧,是比较内向的,如同他温和的外貌一般。但他却能用细而柔韧的蛛丝,让对手于不知不觉中动弹不得。
  
  杜邦当上总裁后,特地从肯塔基乡下请来了一位“军师”。此人名叫拉斯科布,才23岁。杜邦和他是同学,知道拉斯科布是个少年天才,经营才能就连自己也自叹不如。
  
  杜邦果然是慧眼识才。拉斯科布一连几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,夜以继日对公司账目进行分析。清理账目后,拉斯科布两眼发亮,他向杜邦报告说,整个杜邦公司的资产实际接近3000万美元!就是现在以2000万美元卖掉,我们也净赚了近1000万美元,我们捞到了一个天大便宜事!
  
  拉斯科布又建议杜邦,开始一个巨大的收购计划。他们收购了雷伯诺化学公司和东方火药公司。至此,杜邦公司在庞大的火药市场上,已经拥有75%的占有率,而如果单就黄色火药的占有率来说,杜邦公司已占了100%。
  
  对外扩张走完了第一步,杜邦就把目光转移到企业内部来了。他重新划分四大部门,后来又增设了一个新的部门——研究部门。杜邦对拉斯科布异常器重,让他掌管公司的财务大权。杜邦任人唯贤,对其他优秀的青年人,他也大力提拔。他网罗了大量的来自哈佛、耶鲁、宾夕法尼亚大学以及他的母校——麻省理工学院的英才俊杰,安排在他的研究机构中。他让这些人研究开发火药以外的新产品。而担住董事长的科里,则盘算如何垄断火药市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