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只金鸡的故事

时间:2016-03-28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
  从前,在一个茫茫的大海底,有一座通明透亮的水晶宫,水晶宫里住着龙王,他有十个女儿。这十个女儿就像十朵水仙花,在风平浪静的时候,她们就变成十只金鸡,经常离开龙宫到海面上游玩。
  大海的东边是连绵的高山峻岭,上面长满了茂密的森林。在离山林不远的山坳(ào)里,有几户人家。一天,村里有一彝(yí)家青年到林里砍柴,他手勤脚快,不消多少时间,就砍好一背柴。他口渴了,就跑到河边,捧起清澈的河水,痛痛快快地喝了几口。喝了水,便走到一棵大松树下,坐下来歇息。他想到自己艰难的生活、悲凉的身世,更感到十分孤单,便把插在腰里的小笛子拿出来吹,解除心中的烦闷。悠扬的笛声穿过密林,飘到了海边。这时候,龙王的十个女儿听到了动听的笛声,个个惊奇,就寻着笛声走来。
  原来,吹笛子的人名叫阿南,他从小父母双亡,无依无靠,一个人打柴为生。笛子是他最亲近的伙伴,常用它诉说自己悲惨的遭遇。这时,他一边想,一边吹,一时泪流满面。十个姑娘走到他身边,他也没察觉,姑娘们也没有想到,吹笛子的人竟是一个这般英俊、健壮却又衣着褴(lán)褛(lǚ)的砍柴人。十个姑娘你看我,我看你。阿南停止吹笛,听见身边有响动,便抬起头来。十妹见他抬头,扭头就跑,几个姐妹也跟着往回跑。唯独二姐刚要转身,只觉得这个小伙子有点面熟,便顿了一下,终于想起来了。有一次,姐妹们正在树林里嬉闹,你追我赶,正玩得高兴,突然蹿出一只老虎,多亏这位大哥手提利斧跑来,大吼一声,把老虎吓跑了。想不到今天又在这里见到了他。
  她走上前去轻声问:“你可就是那天吓跑了老虎的大哥?”
  阿南回答说:“我就是,我叫阿南。”
  二姐不再说什么,连忙拿出一颗金丝亮晃的宝珠,放在阿南的羊皮褂上,便一阵风似的追赶九个姐妹去了。阿南拾起宝珠,忙着追赶姑娘,当他跑到海边时,十位姑娘已经回到大海里了。
  阿南捧着这颗闪光发亮的宝珠,翻来覆去地看,心里既高兴又疑惑。他想:我真的遇到了人们所说的仙女?他不相信自己会有这样的福气。可是,这是确确实实的事呀!阿南背起柴,紧几步、慢几步地走着。他边走边想,很快就回到了家里。才走进门,就听见身后的门一响,一群青年男女拥了进来,说的说,笑的笑,叫叫嚷嚷,搞得阿南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,还以为是伙伴们已经知道了他在海边的奇遇呢。
  “阿南哥,今天是六月二十四,我们都等你来吹笛子呢。”
  “啊!好吧好吧。”阿南满心高兴地回答着,他又摸摸口袋,四处张望,想找个墙洞或什么地方,好放金鸡姑娘给的宝珠。没想到宝珠被伙伴们看到了,你争我夺,都想看一看稀奇。大家还一个劲儿地问:“你从哪里捡来的?”阿南是个憨厚老实人,他终于开口说:“是一位姑娘送给我的。”大家都为阿南高兴。
  阿南有一颗宝珠的消息传开了,传到土司韶(sháo)木尔的耳里,他想:要是我韶木尔得到这颗无价宝珠,那么,天下最富有的人就是我啦!听说还是一位长得像天仙一样的姑娘送的,再把这个姑娘夺过来,那不是人财两得吗?好!就这样办!便高声叫唤几个家奴:“去!你们快去,把那个叫阿南的穷骨头给我抓来。”几个家奴跑得比黄狗还快,不多时,阿南被捆绑到韶木尔面前。
  “嘿!我丢失的一颗宝珠,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偷了,快交出来。”
  阿南心里明白,这是土司欺诈穷人的老办法,他不屑一顾地说:“你家有什么宝珠?”
  “什么?老爷什么都有,牛羊满岗,树木满山,娃子遍地,粮食满仓,不要说一颗宝珠,就是一斗也有。”
  “你家没有我这样一颗。”
  “什么?你还嘴硬,来人呀,快给我打,看他交不交出来!”韶木尔一声令下,家丁把阿南打得皮开肉绽,鲜血直流。阿南咬着牙,心里想:“这是金鸡姑娘的宝珠,是她好情好意送的,宁死也不能落到韶木尔手里。”
  狠心的韶木尔把阿南拷打了三天,阿南强忍痛苦忍了三天。第四天,韶木尔又来追逼阿南。
  “你说这颗宝珠不是我的,那么,你一个穷得有上顿无下顿的贱骨头,哪来这颗宝珠?不是偷来的还是什么?”
  为人耿(gěng)直的阿南,眼睛里容不得半颗沙粒,他听不得别人说他偷东西。为了证实这宝珠的来路,就说:“我人虽穷,但穷得有志气,从不偷人家的抢人家的。告诉你,我这颗宝珠是金鸡姑娘送的。”
  “呀!金鸡姑娘……那么你把金鸡姑娘叫出来,我要亲自问她。”
  “要问,你去问!”
  在汤朗大海边,很早以来就听人讲十只金鸡会变成美丽的姑娘。还说要是谁能得到金鸡姑娘,谁就不仅讨到了一个漂亮的老婆,还会得到金山银山。贪心的韶木尔立即带着一群家奴,押着阿南来到海边。但是阿南闭着嘴什么也不说。韶木尔没法,只好仿效传说中引金鸡出来的办法,选了十只精壮的大公鸡放在簸箕上,又撒上一盒芝麻,逗引十只金鸡出来做伴,以便等她们正啄得高兴时,就快手快脚拉到岸上捉住。可是,只见一只只簸箕浸透水,十只大公鸡沉下海里去了,却不见有半片金鸡毛漂上来。韶木尔大为恼怒,把气都撒到阿南身上,皮鞭像雨点一样劈头盖脸地抽打过来,直到把手打酸了才罢休。接着,他把阿南同村的人抓来,又是审问又是吊打又是哄骗,要全村人说出阿南是用什么办法把金鸡引出来的,可是全村人都异口同声说“不知道”。
  无奈,韶木尔想了好几天,终于想出一个他自己认为最绝妙的办法:把自己打扮成阿南的模样,悄悄地一个人走到海边,坐在一棵大松树下吹笛子。不多时,平静的大海里漂起来十只金鸡,一上岸,就变成十个美丽的姑娘,向笛音走来。她们走近了,一个个躲在树后面,推出二姐向前。二姐羞答答地走向吹笛子的人。韶木尔心里好喜欢,眉飞色舞,大张着嘴,三步并作两步走,拿出他家仅有的一颗又黄又小的宝珠,笑嘻嘻地迎了过去。二姐一
  看不是阿南,再看不是她的宝珠,大吃一惊,忙问:“你是谁?”
  “哈哈!我是韶木尔,是来找你的。”
  “你、你、你……不是阿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