虎口姻缘

时间:2016-03-30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
  早先年间,长白山下的瓮声砬子地界,是个商贾云集、贩卖皮货和药材的大集市。其中有位胡家皮货行的东家是个20出头的英俊小伙子,长得白白净净、竖眉笑眼、厚唇高鼻,一副招人稀罕的怜人样。
  胡少东家人长得好,腰包里又有钱,免不7引得媒人经常进门。长白山里人订婚还要当面相亲才行。那时男人娶妻早,十七八就是孩子他爹了,20出头,有的男人已经是儿女绕膝。胡少东家虽说家趁人值,可是介绍的所有女孩他都不想娶。他自恃家财万贯、相貌堂堂,一心想娶一位人才出众,百里挑一的大户人家小姐给自己做夫人。
  这天他听一位见多识广的人说,往营口贩人参的郝记药材铺的千金郝香玉是绝对一等一的人尖子,听说船厂的将军托人说亲都让他们家拒绝。男人们私下里说:“能搂香玉睡一晚,宁可少活20年。”
  胡少东家从这天起,心里就装进了郝香玉。为了见见郝香玉的真面目,他花钱买通郝记药材铺的伙计,打听到7端午节郝香玉要上姑姑家串门,就精心设局,在郝香玉的轿子经过正街时,假装骑马受惊,打马撞翻7轿子,然后慌忙下马救人,把郝香玉从翻倒的轿子里抱了出来。郝香玉惊魂未定,但是长到17岁第一次被男人搂抱,加上抱她的男人又是个人见人爱的风流少年,还是本能的满面羞红。胡少东家见她美貌,惊为天人,抱在怀里久久不愿把她放下。
  胡少东家第=天就托媒人上郝家说亲,却让郝家一口拒绝。理由很简单:“商人自古轻别离”,嫁商人怕姑娘受委屈。胡少东家再次央求媒人去郝家下聘,结果吃了闭门羹。胡少东家傻了,从此得了相思病,茶饭不思,夜夜难眠,翻来覆去就是惦记着郝香玉,不洗手、不换衣服,总以为手上衣服上留有郝香玉的香味。他的伙计们看着他跟着着急。
  有个伙计的老娘是个身上带狐仙的神婆子,听儿子回家讲了这事,觉着治胡少东家的病得求神,就画了一道符,让儿子带给少东家。月圆之夜,胡少东家洗漱得干干净净,然后带着符,来到瓮声砬子下面的狐仙庙。他遵嘱先将符烧化,点香许愿,然后动手把狐仙庙收拾得整整齐齐,铜香炉擦得能照见人影。青砖石板擦抹得带层亮光,忙活到快天亮才回家睡觉。他果然做了个梦。
  梦里有个矬巴老头儿进了他的卧室。老头儿穿着毛朝外的黑皮袄,手拄一根通红通红的色木拐杖,尖嘴猴腮,小鼻子小眼,可是白毛蹀躞的脸却像十来岁的小孩。老头儿拿拐杖指着他笑呵呵地问道:“你小子从哪儿知道老朽爱干净的?”“我伙计的老妈让伙计告诉我的。”“你挺会来事儿呀,收拾得比老朽还干净!你有什么事儿求老朽可以直说,保证办到。办不到你可以拆庙!”
  胡少东家把倾慕郝香玉的事一五一十跟老头儿说了,老头儿让他等会儿,先坐下默默掐算了一番,然后笑容满面地说道:“你=人天赐良缘,老朽帮你不但于修行无损,反倒是积下一件大德。良宵苦短,今晚上我就让你成其好事。”
  到了深夜,胡少东家在屋里早已等得坐立不安,才有人轻轻敲门。他赶紧开门,果然是日思夜想的郝香玉。
  从此,俩人天亮分手,晚上享鱼水之欢,转眼幽会了两个月。这一晚,郝香玉羞赧地说:“今日之后,暂时不能伺候官人了。官人明日务必再到我家向父母大人求婚,务必求得二老答应。奴家有了身孕,拖不了多久,要是到显怀时候还不能明媒正娶,奴家只有一死来堵住众人之口。我已决心一生托付给官人,所以才敢和官人有床第之事。官人护我名声,就是护我性命。”
  胡少东家已是央求四五个媒婆上郝家说亲,全是被拒之门外,又不能以姑娘怀孕相要挟,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高招,只好再到狐仙庙烧香上供,打扫擦拭。去了三次,才算梦见狐仙。老头儿进门不高兴地嘟囔道:“你小子是不是以为狐仙是专门伺候你来的?什么难事都敢惊动老朽!你想娶郝香玉本来不难,可你让她怀了身孕,现在办这件事须损我500年道行才行,老朽实在不愿趟你这混水。念你诚心三次恳求,再帮你一次。可是你必须为老朽办一件事。这件事非比寻常,你须先答应下来,我才能说出是什么事。”胡少东家打断狐仙说:“只要能尽快娶回香玉,保全香玉名节,让我上刀山、下油锅都行!啥事你就快说吧,我办!”
  原来老头儿让他去找个叫“夜猫子”的猎人,从猎人那儿背10斤老虎肉回来,再送到狐仙庙。老头儿说他馋老虎肉了。胡少东家本来提心吊胆,以为让他干什么凶险可怕的事情,谁知道这么简单。到了村子,找到夜猫子才明白,敢情老虎肉不是现成的,要他亲自去老虎身上割下来才行。
  胡少东家从小养尊处优,别说老虎,就是耗子也能吓得他乱蹦乱跳。可是不从老虎身上割下肉来,香玉和肚里的孩子就可能奔赴黄泉。他咬咬牙,“啪”地给自己一嘴巴,背起夜猫子为他准备的家把什和锦囊,顶着风雪进了山。
  他照着地图连滚带爬来到一棵大红松底下,然后打开锦囊。大红松足有千年,树粗须五六个人手牵手才能环抱,根部烂有树洞。他按照锦囊所嘱,爬上树去,把一根胳膊粗细的树丫从中间砍断,把留下的半截树丫削尖,又拿出一根打了倒枪刺的铁钎子,用鹿肠线和半截树丫紧紧捆到一起,然后再拿出一头刚杀死的猪崽,小心地穿在半截树丫上。忙活完了,他累得全身汗湿、后背冰凉,这才觉出天已擦黑,急忙钻进树洞,拿一张豹皮堵住洞口。
  当晚,他蜷缩在洞里,背顶豹皮、手塞双耳,哆哆嗦嗦一会儿也不敢合眼。好容易熬到洞里有亮,才壮着胆子掀开豹皮,外面已是日上三竿。钻出洞来,他一抬头,吓得扑通坐在雪地里,使劲按住胸口稳定心神,好一会儿才算看明白,一只硕大的老虎吊在树、丫上,冻得硬邦邦的。
  原来这只千斤老虎,凶猛异常,屡伤人畜,猎人们使尽各种猎术也不能捕获。猎人们总结老虎能屡屡脱逃的原因,发现这只老虎不愧虎中之王。它能闻出猎人的味道。一行有一行的味,屠夫有血腥气、农夫有米香气、猎人有硝烟气。猎人们上山无论怎么洗、味洗不净,老虎总能闻得出来。因此猎人们求了狐仙,找来胡少东家做外援,他身上的味是铜锈味,老虎闻不出。他把豹皮堵在洞口,老虎以为是同类,就没攻击他。豹子有把剩下的猎物挂在树上的习惯,老虎见了猪崽以为是豹子的猎物,跳起来偷吃,到底没人聪明,着了猎人的道
  胡少东家背了10斤老虎肉回到家,洗漱干净、打扮整齐,这才带着老虎肉去狐仙庙。刚出门就听了也耳边有那老头儿的声音说:“拿着老虎肉去你的岳父岳母家求亲,说你智除凶虎、为民除害,证明你并非满身铜锈的商人,而是血性男儿。”他遵照老头儿的叮咛去了,敲门时不说求亲,而说为庆祝除掉凶虎登门送虎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