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拔死于何处?为何人击毙?

时间:2016-03-07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公元1884——1885年,世界的东方爆发了中法战争。
  
  中国军队同仇敌忾,众志成城,在陆路和海上,都发挥了英武的气概,予法国殖民者以严厉的打击,先败后胜,为历史留下了一篇悲壮、激烈的篇章。
  
  在这次战争中,法国远征军总司令,后来专任远东舰队司令官孤拔海军中将,在入侵中国海口时,被清军炮火击伤后毙命。
  
  正是大快人心。因为是在战火纷飞中的传闻,又是事后难以印证的,由此对于孤拔之死于何时何地,却有多种说法。
  
  孤拔在中国海面曾与中国军队有两次炮战交锋:一次是1884年(清光绪十年)8月的马江海战;一次是1885年(清光绪十一年)3月的镇海口海战。法国军舰挑起的马江战役,是法国殖民者一大罪行。这年7月中旬,孤拨率领的法国远征舰队强行驶进了福建水师基地马尾军港,与中国军舰同泊在闽江上。8月23日,法国军舰突然向中国军舰开火。福建水师虽因船政大臣何如璋“不准先行开炮,违者虽胜亦斩”的军令,因而毫无准备,损失惨重,但仍表现了临危不惧的无畏精神。“旗舰‘扬武号’迅速而准确地用尾炮回击法舰‘伏尔他号’,第一发就命中舰桥,击毙法军6名,据称孤拔也受了伤”(复旦大学历史系《中国近代简史》)。周红兵则认为,“这一天,正是法国舰队顺闽江口撤出马尾港,遭到中国海岸炮台阻击,发生马江激战的时候,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就是在这次战斗中丧命的。”(《社会科学战线》1981年第1期),他还根据今座落在澎湖马公岛马公小学操场左面的孤拔之墓,证明孤拔死于8月25日,即光绪甲申年七月初五日。
  
  但据法国军方档案和嘉图着《法军侵台始末》(黎烈文译),均称孤拔是同年10月指挥侵犯台湾和翌年3月侵占澎湖的最高统帅。嘉图是孤拔所部军官,亦参与上述侵略行为。所以通常都是采取孤拔是在镇海口招宝山被海岸炮击伤后毙命的,如《辞海》(1989年版)、陈旭麓等主编《中国近代史辞典》孤拔条目均称,“1885年3月侵扰浙江镇海,被击伤。6月死于澎湖”。
  
  苑书义等编《中国近代史知识手册》(1983年中华书局版)亦作“1885年3月,率舰进攻浙江镇海,遭到清军反击,座船被炮火击中,身受重伤。六月死于澎湖”。半个世纪以来诸家编着的“中国近代史”有关章节所述孤拔死状,亦同,今不赘。
  
  孤拔是在镇海口被义无反顾的中国军队击伤的,似较为信实些,可是,他又是被哪支部队,也即是哪个指挥官直接下令放炮击伤了的呢?
  
  现有五种说法:一是欧阳利见说。欧阳利见是浙江提督,也是前线总指挥官。他虽系湘军宿将,但在这次战役中表现是积极主动的,面对敌舰挑衅,毫不气馁,坚决回击,“利见督台舰兵纵炮击之。法主将坐船被伤,数以鱼雷突入,皆被击退。法舰并力猛进,又次其一。敌计穷,相持月余,终不得逞。事后知主将孤拔于是役殒焉”(《清史稿》列传第二四六《欧阳利见传》)。沃邱仲子(费行简)记述尤详:“甲申之役,浙抚刘秉璋承鸿章旨,戒勿轻战。利见下令,所属军事提督为政,勿从巡抚。命浙提固守宁波。亲督诸将防守,众不敢违。一日,见有敌舰冲浪来,立命炮台发炮击之。竟中后舱;不敢进,驶去。法帅孤拔竟死此役”(《近代名人小传》)。
  
  二是周玉泉说。周玉泉系游击衔守备的中级军官。据郑逸梅称,当时他守卫镇海口虎蹲炮台,是他发炮打死孤拔的。(《中法战役炮击孤拔之周玉泉》,见《社会科学战线》1978年第2期)但据杨敏曾《镇海县志》,中法镇海口海战,仅在招宝山、金鸡山、泥湾衜和小港口等处筑有炮台,并无见有在虎蹲山设炮台说。
  
  三是周茂训说。周茂训是招宝山炮目。炎文据《镇海县志》确认:“当法国军舰进攻镇海时,首先发炮还击的是招宝山炮台炮目周茂训,其次是守备吴杰,他在招宝山炮台亲自开炮,击伤敌舰多艘”(《社会科学战线》1981年第1期),对于周茂训在3月1日的招宝山初战获胜,郑云山等也称,“击中纽得利船头,折其头桅,继又伤其船尾。南琼等出来助战,击中法舰二炮”(《浙江近代史》)。
  
  四是吴杰说。吴杰是招宝山守备。他在3月3日和4日两天,先后击伤敌舰,“击中法舰答纳克号烟筒,折其头桅,横木下坠,击伤其军官迷禄。”翌日之夜,法舰用小船偷袭港口炮台,亦被击退。据称,吴杰力主抗敌,而欧阳利见却有令严禁开炮,他见法舰猖撅,肆无忌惮横行在海面,才违令放炮,不料却击伤了孤拔。事后却被欧阳利见冒功受赏。若干年后,吴杰功劳方才彰扬,可是他已告老还乡了。
  
  五是王立堂说。王立堂系副将,4月9日,他奉欧阳利见之命“挑选敢死队,潜运后膛车轮炮八尊,伏置于南岸清泉岭下,四更后突然发炮,法舰连中五弹”,“法国侵华舰队司令孤拔,身受重伤。于六月死于澎湖”(《中国人民保卫海疆斗争史》,1979年北京出版社出版)。
  
  诸说不一。其中多有因欧阳利见未曾在招宝山督战,而称其冒功虚报的,但从他是全军指挥官,由宏观论述,也无尝不可;说是冒功等语而贬之,那是源于多年来竭力贬低湘淮军和曾李投降卖国路线的缘故。周玉泉等都是中下级军官,当时官牍奏折必然鲜见于他们事迹,且海战远隔,也只有日后才能见其痕迹。质之于法国远东舰队骚扰镇海口长达40天,如孤拔于3月初已受重伤,他是不会继续停滞30余天的,因此孤拔究竟被击伤于何时,仍是语焉不详。
  
  但是无论怎么说,孤拔确是在侵犯中国海口时被击伤毙命的。